艳遇三天

 
艳遇三天
2014-05-12 19:57:29 /故事大全 /点击:643℃

去那个海边已经不知是星期几了。时间有时候对于某一段日子来说,没有具体的意义。反正,是为了忘却。忘记身边的一些不想做又必须去做的事。人际的复杂。应酬的无礼。孩子的反复。疲累没有休止。现在好了,自己可以从一些特定的身份中抽离出来,很像从一个油渍麻花的锅里捞出一棵已经炖得稀巴烂的大白菜,在清水下反复地淘洗。淘洗的只是心境罢了,外表已无甚可睹。

到达小岛的时候,正是中午,放下行李,冲了个澡,叫了一点冷拼,和一块玉米饼,还有一点时令水果,然后小睡了一会。穿上长裙去海滩时,天已经有些暗了。远处的篝火通明,大家围成一个大圆圈又跳又叫,她被一个女人拉着加入其中,跟着大家跳集体舞。多久没有这么放松了。欢快地跑。手心里温热的体温不知道是谁,这样多好,没有负担,什么也不用想,只是拉着,拽着,拖着,尖叫着,也无视着。这让她想起大学时代,晚上,男同学把一切准备就绪,女同学一个个像妖精似的把自己的老底都用上,装扮成自己最满意的一刻,当然全凭心情而定,那天如果想企鹅,就是乖巧,如果想巫婆,就一定要风骚。她们像横扫千军的勇士,闪亮出场,在男生的口哨和鼓掌声中从天而降,等待和她心境最搭的一个人来邀请。那是集体的狂欢。就像现在,虽然没有那么隆重而暧昧,但依然会把自己燃烧起来。大家转着圈疯跑了一阵,她感觉累了也热了,脱去外衫,走向海边透透气,海水打湿脚踝,它们彼此嬉戏着,沁凉也躲闪。

脱去外面的长裙就是泳衣了,这件台湾牌子的四件套是她采写稿子顶的稿费,也算舒心吧,据说不太好淘呢,外面看起来跟裙子差不多,在腰际处打一个蝴蝶结,脱下去才知道另有玄机。现在她跳进了海水里,身体如刚出炉的碳火,全身都是汗,刷的一下被海水裹住,进入了另一个纯净的世界。这纯属自娱自乐,没有任何技术性和观赏性。本来就不太会游泳,只不过刚刚的躁热让她一下子投入了进去,可她忘记了是在晚上,水已经冷下来,在一热一冷之间,她的腿突然像被钩子抽去了一截,她使劲地甩,像要甩掉缠绕的蟒蛇,但对方的力量明显过于强大,充满了扼杀的钳制。她猛地呛了一口水之后,才惊觉,一切已经非同小可。随着身体的下沉她脑中迅速做出了反应,难道今晚真的要葬身于此。这也太过于戏剧性了。曾经多少次想过死亡的方式,都是有准备的,也就是说她是主动的,因为主动而唯美。就像投入一个心仪已久的男人的怀抱,有着冷静的碎裂,在最黑暗处开出花儿来。现在,她仿佛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粗野地强暴,狼狈,惊恐,这让她太不甘心。她还有话要说。她想喊,但她喊不出来。

她醒来时,在他的怀里。她试图坐起来,但浑身无力。她想前后也不过十几分钟吧。天边的弦月还挂在那里,发出淡淡的晕黄,虽然黑暗马上就要来了,但它不为所动,依然安静而优雅地挂着。她看他浑身湿透,她感觉他的怀抱充满了中性,因为他的双手没有性别的欲望和不安,只是轻轻地搭在她的手臂上搂着她,他因为过于平静看起来有些苍茫,他看着远方的眼神充满了不确定性。她竟然什么都没有说,又轻轻地闭上了眼睛,她感觉这样挺好,刚刚噩梦的恐惧还没有彻底地散去,她感觉自己是那么的虚弱和无力,像躺在妈妈怀里听着摇篮曲的女儿,她想昏昏欲睡,但她睡不着,因为两个人都浑身湿透而有些怕冷,她往他的怀里又拱了一下,他因此加大了一点手臂搂紧的力量。她感受到他的手臂因夜晚冷风的吹拂而冰凉,她又往他的怀里拱了一下,这一下,是为了他。

他抱着她,往宾馆走。她一直闭着眼睛。她感觉世界静止了。又回到母体里。她轻而薄,像一条洁白的哈达,被他献给神祭。他把她放在宾馆大厅的真皮沙发上,然后默默地走进电梯,他和她的眼神被电梯门“哐啷”一声阻隔。

她坐在沙发里发愣,她让这一切都像倒带似的往后退,直到退到他把她放到沙发里,直到他离开,从始至终,他们没说一句话。

回到宾馆,冲了一个热水澡,也许是因为惊吓,冰凉和恐惧占据了所有的意识。晚上,她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掉进一个黑洞,越陷越深,她尖叫,惶恐,无助,然后,一只手在空中拖住了他,只有手,没有脸庞。

第二天早上,去大厅吃饭,她没有看到他。她想,许是退房了。她应该表示一下感谢的,他救了她,这不是可以忽略的。说一声谢谢一点都不俗气。但他一直没有出现。她又去昨天晚上滑下去的地方。他正坐在那里晒太阳。她走过去,坐到他身边,他们一起看海鸥点着水花,海浪一层覆盖一层,她想起上初中时的两句诗,远来的潮水,明天又是一般的声音。她有些伤感,把头扭过去看他的脸,他的侧面赋有棱角,虽然他看起来已不太年轻了吧,应该有五十岁,也许还多一点,但他健硕而结实,高耸的鼻梁有着成功男人的自信与豁达。从他一身干净雅致的名牌服饰上,可以断定,非富即贵。

她有了一点怯弱。她从那个城市里逃出来,就是为了不谙世事。现在,这个明显的江湖人士,让她多少有了胆怯。她感觉太累了,她不想再陷入游戏的模式中,她要的就是清朗自在,所以才躲到这里来,她顺手从海滩上捡起一块石头,在他和她的中间写了一个谢字。然后,像逃跑一样逃掉了,她想大恩不言谢,现在她把他记在心里就是最好的了吧。对他们来说。

下午,岛上组织射击节。谁打得准就会得到陌生女人的一束鲜花,最后胜利者,可以和他跳一支舞。他去应战。她捧着鲜花等他。她想,不管他是不是最后的胜利者,她都要献给他,并且陪他跳一支舞。

他看到了她在鲜花后面的脸庞,虽然不十分的年轻,但依然娇媚而动人,像少女的情怀。他冲她笑了一下。转身全神贯注地射击。他败下阵来。她飞跑过去,把鲜花献上去,然后挽着他的手臂扬长而去。

他们在海边起舞,他的华尔兹跳得美轮美奂。既收且洒。她在他的带领下,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最高贵的女人,旋转着最优美的舞步。她完全地投入了进去。她闭上了眼睛,她的脑中全都是大学时代,她参加华尔兹比赛,那个帅气的搭档,和他一样有着高高的鼻梁,有着可以把对方带到某一巅峰的霸道和宁静。

他们在海边坐下来。他们都不看着彼此,都看着远方。仿佛都深陷一种怀想和追忆里。或者还有展望。谁知道呢。反正,他们沉浸在那种感觉和幻影里,也许是伤痛和无奈。反正,他们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,跟对方无关吧。他们都不想说话,他们也不需要说话。他搂过她,她依偎在他的怀里。她感觉从没有过的安然。她感觉完全地放松。所有的生活中的不如意和困扰,此刻都不再存在,她仿佛跟大自然融为了一体,她是大海或者是沙滩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现在是那么的宁静和虚无,以至于不知身在何处,心在何方。她竟然靠在他的怀里睡着了。

所属专题:

更多精彩,请点击:艳遇

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,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!

 
搜索
 
 
广告
 
 
广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权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